在线乐百家

肛裂的初体验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21-01-13 23:01:50【打印】【关闭】

      在我近三十年的浅薄阅历中,总有那么一些事儿是难以忘怀的,比如说第一次考双百的欣喜;比如说去镇上参加比赛的前夜,翻来覆去睡不着的兴奋;比如说,第一次跟异性过夜时候的躁动;再比如说,那个在医院里度过的夏天……

 

 

      在那个智能手机还未普及的时候,我还保持着从小就养成的好习惯——读书看报。尤其是蹲厕所的时候,酣畅排泄的舒爽加上广阔的知识海洋,让我能瞬间进入一个物我两忘的极乐世界,在华北平原农村的广阔天地里,在那方小小的旱厕中,我读完了四大名著,读完了每一天的《齐鲁晚报》,读完了每一周的《足球周刊》,读完了无数本过期一年的《踢球者》,从勾三股四背到三个代表核心奥义,读完了《金陵岂是池中物》等网络巨著(编者按:划掉)。

 

      久蹲的恶习,使得我年纪轻轻就出现了痔疮,承受了那个年纪不该有的突出。在某个傍晚,在便秘的加持下,让我有了一个毕生难忘的夏天。那天,当我大汗淋漓的奔跑在球场上,准备使出我的杀手锏“二中回旋”,幻想着如同齐达内一样重剑无锋质朴实用的过掉每一个对手,结果没踩好,踩在皮秋实迈开过大的步子没扯到蛋,而是扯到了肛,就这样,我肛裂了。

 

      后来,据当事人A回忆:“残血夕阳也不过如是罢了。”而我刚刚跟他炫耀过我斥30块巨资新买的皇马主场高仿球衣的当事人B拿着那件雪白的短裤说:“是战士的鲜血染红了它啊。”从此,我再也不敢直视皇马的队徽,那个象征着荣耀的皇冠背后,封印了一个15岁少年的耻辱。

 

      话再说回当时的流血现场。毫无经验已经慌的一匹的小伙伴们手忙脚乱的要把我抬到自行车后架上带去医院,结果屁股接触到坚硬的铁架疼得我“嗷”一下滚到了地上,幸运的是我当时的数学老师,也是当时学校食堂的承包人听到了我的叫声后赶到了,作为一个30多岁成熟男人的阅历登时显现,推出了平时买菜的三轮,让小伙伴们把我抬了上去,当时我感动的泪水一下就下来了,哭咧咧的跟他说:王老师,我再也不笑话你个儿不高了,你比谁都高大!王老师当时可能有点尴尬,可能把我从车上薅下来的心都有了,但可能是为人师表的道德感重回高地,只是摆摆手让伙伴们快点带我滚去医院。车厢里躺着一个淌血的我,前面一个同学在骑,后面两个同学在推,就这样我被送到了学校旁边的医院里。

 

      刚到医院的时候,大夫看到雪白短裤上的鲜红血迹后大惊失色:都十好几了还不知道用卫生巾吗?A那个小机灵鬼儿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说大夫,这他妈是个男的!大夫这下更害怕了,说:卧槽,笑傲江湖看多了吗?!A说:是屁股!大夫,是屁股!而在疼痛下,我也早已失去了一个青春期少年对于性别尊严的捍卫,只能躺着哼哼。

 

 

      大夫大概了解了是什么情况,赶紧指使人把我抬到了急诊室,当褪下我的裤子,屁股朝上平沙落雁式的时候,那个在这所医院待了三十多年的老医生,受到十里八乡的人尊敬的老医生,叹了口气,我心里一紧,想着这事儿可能大了,要不然这么见多识广的大夫都叹气呢?结果他说,小伙子,你可能是本院成立这么多年来,年纪最小的肛裂患者呢!

 

     啥?我争强好胜了近十年,考试和各种比赛都没拿过第一,谁他妈想的到,还能拿个“本地医院年纪最小肛裂患者”的荣誉称号?我忍不住问他说,大夫,能给颁个奖状不,我好几年没往家里拿奖状了都。大夫说,先给你爸妈打电话吧。

 

      当我爸妈感到医院的时候,早已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大夫已经把伤口处理完毕,对着一脸忧郁的我妈说,您这孩子痔疮还不小呢,等肛裂长好了,顺便也治治痔吧?我妈惊醒过来,不解的问:吱吱吱是啥?治痔疮的新药吗?还是偏方呀?大夫忍不住拔高了声调说:是治治痔!治治痔疮!我妈恍然大悟,指使我爸去开药了。

 

      我爸过了一会儿就回病房了,除了开的药外还买了几串烤鸡屁股,塞我手里硬要我吃,我也不禁感慨吃啥补啥的观念真的是中华民族的传统陋习啊,当然,这么想不是说我在营养膳食学掌握了充足的反驳证据,只是单纯不喜欢吃鸡屁股而已,尤其是烤的,太TM油了。

 

      大夫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外,就让我爸妈把我带回家了,回家的路上我还在想,得亏现在是放假啊,要不然我得耽误多少功课,现在想起那时候勤奋好学的自己,摸了摸日渐浑圆酷似临盆的肚子,想想因为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以至于玩了一个多月还没有通关的塞尔达,想想仅仅玩到王者51星就失去了拼搏动力的王者农药,喝了一口可乐,把悔恨埋在了一声叹息中。

 

      回家之后只能平躺静养的我,痛感已经慢慢缓解,休养了两天后都觉得又可以生龙活虎去球场飞奔了,但是坚决贯彻以形补形的爹和从小到大我不舒服了就要变着法给我做饭的妈,坚决禁止了我一切的活动,每天只让我趴床上看电视,吃饭,睡觉,换药,终于,在那个齐达内与大力神杯失之交臂的凌晨,多日的肉类饲养和缺乏运动,又让我便秘了。

 

      那天,在我抽泣着偶像的遗憾谢幕的早上,我颤巍巍的蹲在厕所里与顽疾斗争着,尚未痊愈的肛裂加剧了便秘的痛楚,就在我心一横,想着活人还能让屎憋死,使劲全身力气的刹那,又感受到了那股熟悉的撕裂剧痛,我低头看到茅坑里已然飘洒了滴滴血迹,血红而刺眼。

 

      我颤巍巍的拿出小灵通,给我妈打了个电话:“妈,我好像又裂了。”

 

完。

 


| |
联系我们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北京中路56号 邮编264006  Email:xzzx@cnrc.cn  电话:(86)535-6383090/6383091
© RongChang 2016 烟台荣昌制药股份有限公司 鲁ICP备05007096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证书:(鲁)-非经营性-2009-0019
0535-6383090
0535-6383091